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习科学研究分会 >> 最新研究成果
名誉 会长:周之良
会   长:魏书生
常务副会长:董奇
常务副会长:龚春燕
秘 书 长:龚春燕(兼)
学会章程
个人会员申请表下载
团体会员单位申请表下载
实验学校管理办法
实验学校申请通知
实验学校申请表下载
普通文章2012年教育部重点课题“学习…
普通文章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习科学研…
普通文章魏书生应邀重庆讲学深受欢迎
普通文章“新课程改革中转变学生学习…
普通文章50年的尝试教学研究之路
普通文章新学习,助推学习型社会建设
普通文章创新学习:培养创新人才的基…
普通文章继承创新 与时俱进
普通文章国内学习科学发展历史回顾
内容正文 
50年的尝试教学研究之路
50年的教学研究之路
作者:世界杯竞猜网 文章来源:学会秘书处 点击数:473 更新时间:2013/5/8 10:17:19

  摘要:具有中国特色的尝试教学理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思考酝酿,八十年代正式启动教学实验,历经从小学数学尝试教学法→尝试教学法→尝试教学理论→尝试学习理论,直到尝试教育理论,整整用了50年。本文先简要介绍其发展历程,再扼要阐述尝试教学的特征以及操作模式,最后从尝试教学研究发展的轨迹中引发对中国教育理论的建设问题的思考。
  关键词:尝试   尝试教学法   尝试教学理论
  “教师先不要讲解,让学生先试一试”,以“先练后讲,先学后教”为特征的尝试教学思想,在中国已被越来越多的教师所接受。这使我感到由衷地高兴。
  从我16岁开始当农村小学教师代课算起,到现在已从教六十多年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在我从教六十多年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进行了尝试教学研究,前后整整搞了五十年,可以这样说,我一生大都行进在尝试的路上,同尝试有着不解之缘。因尝试而思考,因尝试而智慧,因尝试而创新,因尝试而走向成功(柳斌语)。
  一、尝试教学研究的历程
  1.准备阶段
  五年的农村小学教师生涯,使我热爱教育事业,喜欢孩子,也使我有了许多困惑:为什么教师教得辛苦而得不到好效果?为什么同一个教师教同一个班级,而学生成绩有差异?能不能找到使所有学生都能学好的理想方法……。当时我只是一个高中才读半年的辍学生,没法解决这些困惑问题,我决定报考大学。那时我已经是农村中心小学的校长,只能一边工作,一边自学,1956年如愿以偿地考入了我向往以久的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
  我是带着问题进入大学的,好像一头饿牛闯入了牧场,如饥似渴地拼命学习。每天早早起来读外语,中午从不午睡,总是一吃完午饭就到教室去啃书,晚上则泡在图书馆。几年时间,我读遍了图书馆里大部分小学教育方面的藏书,读了许多世界教育名著。从教育理论著作中,发现古今中外教育家的思想,虽各有特点,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思想:“相信学生,要让学生主动学习”。这个思想就成为我今后从事尝试教学研究的主导思想。
  1960年我以优异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按照我的特长,教小学算术教学法。从农村小学教师成为一所重点师范大学的教师,我上大学非但不要一分钱,而且还要拿工资。我对祖国和人民培养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立志要为建设中国的教育理论发奋工作。
  5年的小学教师生涯给我打下了教育实践基础,4年的大学教育系的学习又为我打下较为扎实的理论基础。这为我今后从事尝试教学研究做好准备。
  2.萌芽阶段
  当了大学教师后,在我面前有两条研究的道路:一条是关起门专心搞研究,广泛搜集资料,汇集各方面的观点,再作理论上的分析,就能写出论文和专著,这种办法既省力又容易出成果;一条是深入中小学搞教育实验和调查研究,再从大量的教学实践基础上提升到理论,而教育实验周期长,又容易受外界因素干扰,往往既费时费力又难出成果。但我觉得第一条路大都是重复别人讲过的话,理论分析得再好也是别人的东西;第二条路虽然艰苦,但搞的是自己的东西,能够产生新方法、新思想和新理论,从古至今的大教育家,从孔子到陶行知,哪一个不是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产生他们各自的教育思想呢?我毅然决定走出大学校园,深入教学第一线搞教育实验。
  我主动向教育系领导请求到师大附小搞教育实验研究,为了工作方便还兼任副教导主任。决心已下,我把铺盖搬到附小教师宿舍里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工作。我就一边在大学上课,一边在附小搞实验。由于大学上课不多,每周4课时,我大部分时间在附小,所以,很多人弄不清我是大学教师还是附小教师。
  我当小学教师时遇到的困惑问题:“教师教得辛苦,为什么得不到好效果?”一直盘旋在我脑海中。经过长期的观察思考,发现问题的根子出在“先讲后练、先教后学”的教学模式上,教师讲,学生听,教师问,学生答,学生始终是一个被动接受者。由此,我产生一个大胆的设想,改革必须从这个根本问题上开刀,能否把“先讲后练”改成“先练后讲、先学后教”反其道而行之。
  “让学生先做题,然后教师再讲”,这种“先练后讲、先学后教”的办法其实这就是尝试教学法的雏形。我和附小教师一同搞试验,发现这种方法效果好,学生兴趣提高了,学习成绩也上升了。但那时政治运动不断,无法搞系统的教学实验,后因“文革”而中断。
  3.初试阶段
  文革中,家庭情况有了变化,原来我妻子在常州当小学教师,由于家庭出身不好,她被迫带着我的老母亲和两个幼小的孩子下放农村去“闹革命”了。为了照顾家庭,我毅然离开上海,主动要求调到江苏溧阳县农村。到溧阳后,我被分配在一所农村中学。校长问我:你从大学来的,教什么学科呢?我说教数学吧。其实我心里明白,教中学数学我是不够资格的,我只有初中基础,而且多年不用,大部分都忘了。
  我一边自学,一边教。先自学例题,看懂了再认真做练习题。做题时遇到困难,我又不好意思问别的教师,大学教师连中学数学书上的题目都不会做,不成了笑话。这样逼着自己思考,查阅参考书,直到弄明白为止。有了这样的亲身体会,我就知道学生学的时候难在哪里,怎样去突破难点。学生反映邱老师上课听得懂,学得会,都喜欢上我的数学课。
  后来,我想用这种方法自己都学会了,为什么不把这种自学的方法教给学生,要求学生先自学例题,再做尝试题,遇到困难再听我讲解。这已经是“先练后讲,先学后教”尝试教学模式的雏形。由于我亲自进行教学实践,有亲身的体会,这为我八十年代启动尝试教学法实验研究作好了准备。
  4.尝试教学法实验阶段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我们全家回到家乡常州。
  我被分配到常州市教师进修学校(后划归常州师范学校),负责小学数学教师培训,办起了全国第一个“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培训数学教研员和骨干教师,这为我开展教育实验创造了条件。
  “先练后讲、先学后教”的新教法重新在我头脑中浮现,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鼓舞着我,时机已经成熟,在1980年我决定进行系统的教学实验,用科学的教育实验方法验证我的设想。尝试教
  教师还没有教,先让学生尝试练习,然后教师再讲。改革的步子太大了,大部分教师都不能接受,不敢实验。我找到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的学员劳动中路小学徐庭春老师,他一口答应,就在他教的四年级数学科上开始试验。我制订了教学实验方案,大家共同上课,他上课我听,我上课他听。
  由于有了六十年代的思考,七十年代的亲自实践,加上在华东师大教育系已初步掌握了教育实验方法,因此实验工作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一年后,实验班学生的自学能力和学习成绩大幅度提高。
  在一次“三步应用题”测试中,学生自学课本后做尝试题的正确率,实验班达88.2%,而普通班只有54%。期末考试成绩,实验班96.5分,而普通班只有80.6分。在其他学校,实验班也取得同样的教学效果。实验取得了成功,实验证明:先练后讲是可行的也是有效的。原来大胆的设想,已经成为现实。
  当时有一个问题我琢磨很久,为这一新教法起什么名称,曾想用“五步教学法”、“探究教学法”、“引导发现教学法”、“先练后讲法”等,都不理想。早晨骑自行车上班,是我思考的好机会,早晨空气新鲜,头脑清醒,心情舒畅,许多好主意都是在这时想出来的。一天早晨,在骑车上班路上,我忽然想到,取名为尝试教学法。“尝试”两字在中国通俗易懂,而且能揭示这一新教法的本质特征,能够区别于其他教学法。学生先练是带有尝试性质的,教师先不讲,先让学生试一试,可能做对,也可能做错。我觉得用“尝试”比较贴切,比用“发现”“探究”更切合学生实际。
  我用了三个多月时间,经过反复修改写成论文:《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研究》,在《福建教育》(1982 11)杂志上发表。意想不到的是,这篇文章发表后,在国内引起强烈的反响,“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的新观点震动了大家。各地教育杂志相继转载,各地教师纷纷开展试验。各地试验都取得成功,证明“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的观点是正确的、有效的,全国掀起了一股尝试热。 
  正当我沉浸在实验初获成功的喜悦中,意想不到的打击已经来了。1983年,在西安举行的一次全国性的小学数学教学研讨会上,一位小学数学教育界权威人士在大会上公开指责说:“不要提这个法,那个法,小学生还能自学?”大家心里明白他指的是尝试教学法。在教育杂志社编辑的座谈会上,他更露骨地指着《福建教育》杂志社编辑陈笑晴说:“你们《福建教育》不要乱发表文章,要跟中央保持一致。”这顶大帽子真够厉害的。
  这位权威人士的话被当成“西安会议精神”传达到全国各地,一时间尝试教学法受批判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地实验纷纷下马,有些教育杂志也不敢发表报道尝试教学实验的文章了。在江苏情况更糟,一位参加西安会议的江苏代表,在江苏各地传达西安会议精神,宣称“小学生不能搞自学,尝试教学法是错误的”。于是,江苏大部分学校的实验都下马了。在常州,原来反对尝试教学法实验的人找到了“理论依据”,讥笑说,“邱学华想创造新教法,异想天开”,“邱学华犯错误了……”。当时,我只是师范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面对内外夹攻这么大的压力,我没有胆怯,“文革”中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还怕这些?可是实验将会夭折,“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的教学理念将会落空,我焦急万分。当时,“文革”刚结束,极“左”思潮还存在,人们思想中还是一切要“唯上”,那位权威人士的“要跟中央保持一致”这顶大帽子谁都受不了。
  这事如果发生在过去,尝试教学法可能会被一棍子打死。但是现在不同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重申一切从实际出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江苏省教育厅和常州市教育局给予了支持和帮助。他们排除干扰,支持我的实验研究。1984年,我被任命为常州师范学校副校长,主持学校工作。同年底被授予“特级教师”称号,又被选为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并实现了我多年的夙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事实证明,教育行政部门支持尝试教学实验,邱学华没有犯错误。
  《福建教育》杂志顶住压力,继续报道尝试教学法实验研究,连续发表我写的《再谈尝试教学法》、《三谈尝试教学法》等。广大教育工作者并没有理会这位权威人士的指责,他们相信实验的效果,尝试教学法以其观点鲜明、操作简便、效果显著而赢得大家的信服,实验范围不断扩大。
  1985年4月,由24个单位联合发起,在常州市举行全国协作区第一届尝试教学法研讨会。有来自全国各地400多位代表参加。这是第一次举行全国性的尝试教学研究活动,受到教育媒体的关注,《中国教育报》、《福建教育》、《江苏教育》、《湖南教育》等十几家教育报刊社都派记者到会采访报道。《中国教育报》以最快速度在头版刊登了张玉文记者采访的新闻稿,标题是“常州等地开展小学数学尝试教学法的实验——这种教学方法有利于培养学生自学能力,有利于调动学生积极性,减轻学生课后作业负担”。《中国教育报》是教育部的机关报,张玉文记者这篇报道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再加上教育理论界人士的参与和支持,华东大师名誉校长刘佛年教授、李伯棠教授、华中师大姜乐仁教授、河南师范大学陈梓北教授、上海市教研室特级教师顾汝佐先生等纷纷亲自撰文从理论上阐明,学生在尝试中学习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尝试教学法终于顶住了权威人士的压力,走出困境,继续向前发展。
  我国著名语文教学法专家、华东师大李伯棠教授首先提出尝试教学法同样可以在语文教学中运用,浙江省绍兴市语文特级教师周一贯先生在绍兴县许多学校开展语文尝试教学法的实验并取得了成功,全国有许多学校开展把尝试教学法应用到常识、音体美等学科的实验。许多中学也自发地开展应用尝试教学法实验。尝试教学法已从小学数学学科拓展到中小学各科,已成为普适性很强的通用教学法。
  按理说尝试教学研究已大功告成了,但是广大教师迫切需要更具体的操作方法,理论上必须进一步提高,光靠写几篇文章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为此,我决定写一本专著:《尝试教学法》。
  当时工作十分繁忙,既要当校长,又要搞研究,还要到全国各地推广尝试教学法、我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写作。白天利用点滴时间思考问题打腹稿,晚上抓紧写作。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就这样前后将近用了一年时间完成了这本著作,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
  该书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回答了“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的命题,并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对如何在小学数学、语文、常识以及中学数学教学中运用提出具体的操作模式。我国著名教育家、我的导师刘佛年教授和日本国立横滨大学片桐重男教授为该书题词。此书出版后大受教师欢迎,推动了尝试教学法的推广与应用,几年里再版重印数次,总印数达10万多册,这在教育理论著作中是很少见的。1989年举行全国首届教育理论著作评选,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参加评选的都是一些著名教育理论家撰写的著作,结果仅评选出49本书获优秀教育理论著作奖,出乎意料的是,《尝试教学法》一书竟获此殊荣。
  1992年,举行全国第六届常识教学学术年会时,国家教础教育司专门发来贺电:“尝试教学法在十年来的实验中,取得了很好效果,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小学各学科的教学中,并且实验分布在全国许多省、市、自治区,促进了我国各地教法改革的广泛开展”(1)
  5.尝试教学理论研究阶段
  尝试教学实验研究发展迅猛,许多县、市都在大面积推广,需要我亲临各地去指导,同时尝试教学法还需在理论上进一步提高。而师范校长行政事务繁忙,我家住在常州城区最西边,而学校在最东边,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往返要两个小时。时间矛盾越来越尖锐,或当校长,或辞去校长搞研究。我思量再三,又作出一个大胆出人意料的决定,辞去校长职务,集中精力深入搞尝试教学研究。许多朋友都劝我不要轻易辞去师范校长职务,“有官不当,有权不要,是傻子。”“尝试教学法已经大功告成,见好就收吧”。我认为个人当不当官是小事,2亿多中小学生需要新教法是大事。主意已定,我坚决向上级提出辞职请求, 1988年式调离常州师范,到常州市教科所当一名普通研究人员。后来常州市委组织部把我作为知识分子能官能民、能上能下的典型。
  辞去校长职务又婉拒了当所长的安排,在教科所做一名普通研究人员,使我换来了最宝贵的时间。在师范当校长,我搞研究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吃了苦还要被旁人说“不务正业”。调教科所后,搞研究是我的正业,我可以正大光明全身心地投入,心情感到特别轻松愉快。教育局和教科所领导非常关心照顾我,一般不布置其他任务给我,让我集中精力搞尝试教学研究。
  从1988年到教科所,直到1996年退休,这段时间是尝试教学研究大发展时期。我从多方面抓紧工作,形成攻关态势。工作千头万绪,十分繁忙,真是比在师范当校长还忙,不过都是自己主动要去做的,没有任何人逼我,再苦再累心里也是欢畅的。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有了新的思考:“为什么尝试教学法在中小学各科都呈现积极的反应,是否反映了一种教育规律在起作用?”尝试教学法是从小学数学教学中开始实验,尔后发展到语文、常识等学科;又从小学发展到中学、大学;又从普教发展到幼教、特教、职教。大量的教学实践充分证明:“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是带有普遍意义的,这是凸现了一种教育规律。因此,我萌发出把尝试教学法升华到尝试教学理论的设想,提出“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的研究课题。
  这项研究得到国家教委和中央教科所的支持,经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审核批准,这个课题列入“八五”规划全国教育科学重点研究课题。尝试教学研究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项雄心勃勃地研究计划开始了。
  构建教学理论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靠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的,必须联合各方面的力量过关。经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育研究发展中心的批准,成立了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会,把全国各地有志于尝试教学研究的同志凝聚起来,在各地建立实验学校。我以实验基地学校为依托,组织106个子课题配合,我的研究重点也逐步转向理论层面。
  经过五年的研究,我终于写成了“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研究主题报告,106个子课题也相继写出实验报告和研究论文,汇编成近60万字的论文集《尝试•成功•发展》,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6年10月,在湖北省十堰市举行全国协作区第八届尝试教学学术年会,同时举行对国家重点研究课题“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的专家鉴定会,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金宝成主任主持并委派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查有梁研究员为首的专家组进行鉴定。
  专家组听了来自全国各地代表的发言,又听了运用尝试教学理论上的观摩课,然后再审读课题的研究主报告。他们对研究成果给予高度评价,专家组鉴定意见中有三条主要结论是:
  一是尝试教学理论,主要是在中国古代优秀的教育思想基础上,升华出的现代教学理论。
  二是尝试教学理论,从实践到理论已经历了15年的实践检验。尝试教学法普适性强,已成为基础教育的重要教学方法之一,值得推广。
  三是这一课题的成果,为基础教育的学科科学改革作出了卓有成效的新尝试。
  国家重点研究课题“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通过专家鉴定,标志着尝试教学法已升华到尝试教学理论。这项研究成果在1999年荣获全国第二届教育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按政策我可以延长到65岁退休,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1996年我按时办理了退休手续。退休后,我在尝试教学研究上开始新的征途。
  “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研究课题虽已结题,但并不表示研究的结束,而是开创了一个新的起点。一种教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必须经过长时间的反复实践,并在教学实践中不断检验,不断提高,不断完善。同时还要加强理论建设,必须有厚实的理论基础。退休了,我更知道时间的宝贵,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加快尝试教学研究的步伐。
  从1998年开始着手编写《尝试教学理论丛书》,一套8本,有理论建设的、有中、小学各科具体应用的、有幼教、职教具体应用的。这套丛书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它将不断充实和完善尝试教学理论体系,并作为奠定尝试教学理论的基石,这是一项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我没有助手,只能日以继夜地工作,从编写、打印、校对、发行样样都干。几乎是每年出一本,直到2009年才全部完成。这8本书,总字数达200多万字,花费了十年时间,没有一定的意志力是难以完成的。
  这套丛书中最主要的一本是《尝论教学论》(近50万字)从理论实质特征、历史渊源、理论依据、操作模式、直到中小学各学科运用,比较完整地提出尝试教学理论的框架和实际应用。
  6.尝试教育理论研究阶段
  “先让学生试一试”,不仅仅是一种教学方法,而且是一种教育理念,一种教育精神。它有强大的生命力,拓展的空间是巨大的,随着教学改革的深入,研究领域不断拓展。
  1998年10月,我在湖南省张家界市举行的全国第九届尝试教学学术年会上作了“尝试教学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有效途径”的主题报告,提出把推广尝试教学法同实施素质教育结合起来。论文发表在《湖南教育》(1997.10)
  2000年10月,在山东济南市举行的全国第十届尝试教学术年会会上,我作了“在尝试中创新”的主题报告,把尝试教学与创新教育结合来。完整地提出“学生能尝试、尝试能成功、成功能创新”的新观点。论文“尝试中创新”发表在《福建教育》(2000.10),又在《中国教育报》(2000年6月)开辟了“邱学华谈尝试与创新”专栏,连载6篇文章。
  2002年10月在广州市举行的全国第十一届尝试教学术年会上,我作了“尝试教学与新课改”的主题报告,把尝试教学理论同实施新课改结合起来。论文《尝试学习与新课程改革》发表在《福建教育》(2002.11)
  2008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第十四届尝试教学术年会上,我作了“尝试教育思想的研究与实践”的主题报告,提出大尝试的构想,尝试思想不仅运用到课堂教学中,而且可以运用到学校管理、班主任工作、团队工作、课外活动、家庭教育中,构建尝试教育思想的理论体系。论文《请不要告诉我,让我试一试》发表在《人民教育》(2011.13—14)
  2012年10月在四川省宜宾市举行的全国第十六届尝试教学学术年会上,我作了“尝试教育理论研究与发展”的主题报告,进一步提出用尝试教育思想指导课堂教学,跳出智育看课堂,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重点研究把尝试教育思想应用到德育中。出版了论文集《尝试教育研究》(2012年10月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目前,尝试教育理论的研究与实践,还在进行中,正在筹划出版“尝试教育理论研究丛书”一套18本,准备再用6年时间完成。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龚鑫    责任编辑:liqia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世界杯竞猜网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世界杯竞猜网
    重庆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欧式一条街兴隆路20号708室 邮编:400020 电子邮箱:xhmsc708@163.com 电话:023-67001468(传真)
    北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善缘街1号立方庭2段315 邮编:100080 电子邮箱:contact@youlan.cn 电话:010-52909593
    Copyright 2001-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渝ICP备10002904号